住建局领导、前妻、接连摇中网红盘?深圳惊现摇号大黑幕!

9月

住建局领导、前妻、接连摇中网红盘?深圳惊现摇号大黑幕!

作者:周克成

1

在电视剧人民的名义里,山水庄园老板高小琴,通过权钱交易积攒了亿万身家。

现实中,深圳有个同名不同姓的女人,田小琴,过去一年中,深圳大部分网红盘摇号,她都能摇中,中了之后加价200万茶水费,倒手卖给别人,短短一年积累了巨额财富。

这个田小琴是谁呢?她是深圳前海某局住建处副处长孙毅的前妻。

田小琴东窗事发也是比较偶然的,她摇中的其中一个楼盘“龙光天境”存在烂尾风险,所有人都不能退房,但她和一些官员却能退房,这引起了一些业主的注意,业主们人肉之下,发现她原来还摇中了很多其它楼盘。

这一下可不得了,许多人直呼“信念崩溃”,限价房摇号不是应该公平公正的吗?没想到还有人能暗箱操作,不断摇中,而且当市场不好的时候,她想退就能退。不像普通人,房屋紧缺的时候很难买到,市场不好的时候无法退房。

深圳是中国经济最发达最活跃的城市之一,这里的官员清廉程度,在全国应该也是名列前茅的。但恰恰是这样素来高效文明的城市出问题,给人的冲击力更大。

不过,再细想一下,对于有一定社会阅历的人来讲,是不应该对此感到太意外的。

因为这样的事情从来就不罕见。

2

上世纪80年代,中国改革开放初期,许多物品都极度匮乏,有些人就靠倒卖化肥、农药、水泥、彩电、钢材等物品发财。比如当时市场上能卖2000元一吨的钢材,国家定价不到700元一吨,有些人只需要倒卖政府的钢材批条,就能大发其财。

对此,国家三番五次申令:“不准从零售商店套购紧俏商品就地转手加价倒卖,不准倒卖计划供应票证。”

可是,收效甚微。该倒卖的人还是继续倒卖,该发财的人还是继续发财。

2006年,武汉有个叫刘志祥的铁路官员被判死缓,他的其中一个罪行就是倒卖火车票。当时火车票价格和市场价相比严重偏低,给他倒卖火车票提供了空间。他为什么能大量倒票呢?很简单,不仅他自己是武汉铁路局副局长,而且他亲哥哥刘志军是时任铁道部部长。

令人疑惑的是,亲弟弟刘志祥犯下被判死缓的重罪,亲哥哥刘志军还能稳坐铁道部部长宝座。而且在他带领下,铁道部债务不断大幅扩张,累积负债高达2.6万亿人民币,超过今天的恒大债务。刘志军2011年被抓,也是因为受贿等别的原因,好像和他胞弟犯事无关。

但你要说他的弟弟能在铁道部系统敛财捞金,真的就和他这个当铁道部部长的亲哥哥无关吗?不知道你信不信,反正我是不太敢相信的。

3

钢材批条、火车票、网红楼盘,这三个故事有什么共同点呢?

共同点就是,它们都是很有价值的物品,但价格都被人为压低。这些物品,普通人本来只要花钱就能购买,但价格被人为压低之后,普通人有钱也买不到了。而有政府关系的人,不仅依然可以买到,而且可以大量购买,然后转手倒卖赚钱。

当人们觉得一项物品价格太高的时候,总喜欢让政府限价,政府一限价,这物品就会更加紧缺,随之而来的往往就是限购。

但是限购本身,并不会让本来稀缺的物品变得充足,也不会让本来想要争夺这些物品的人减少。当人们不能出钱竞争这些物品的时候,其他竞争手段就上场了。人们容易在明面上看到的“其他手段”,是排队、摇号,不容易看到的是,那些有权有势的人在黑屋里、在桌子底下的交易。

我们总是以为,在价格之外,一定会有一个更公平公正的办法来分配稀缺物资,殊不知,当我们舍弃价格,去追寻新的规则的时候,总是得到一个又一个,比价格还更不公平的分配方式。

这是因为,不管我们制定怎样的规则,都一定有人犯规,毕竟“有利益的地方就一定有犯规”。而能够犯规,并从犯规中获益的,只会是那些更加有权有势的人,而不是普通人。

中肯点说,虽然犯规的人往往就是制定规则的人,但他们在制定规则的时候,倒也未必是一开始就故意给自己留漏洞。只是他们比较了解规则,所以更加容易利用规则来给自己牟利。

但是,人性通常是比较脆弱的,当利益诱惑够大的时候,就容易越陷越深,这会让本来无意中留下的规则漏洞越来越大,大到足以普遍而严重地损害公众利益。

更进一步讲,其实他们根本就没办法找到一个没有漏洞的分配规则,除了价格规则外,天底下没有这样的分配规则。打个比方,人们不是不想寻找“长生不老药”,是不能,而不是不为也。

4

那为什么“价格规则”是唯一的例外?因为价格规则简单明了,童叟无欺。

在价格规则下,出售者不用问来者的户籍出身、民族肤色、宗教信仰、年龄学历,出售者只需要关心谁愿意出价即可。“价格面前,人人平等”。

这规则不仅适用于普通企业,而且也十分适合政府和国有企业,因为是“价高者得”,你不用担心官员贱卖公家物品,搞利益输送。没有差价,就没有作弊。

对普通人来讲,在“价高者得”的竞争规则下,他们只需要努力提升自己赚钱能力,在自己能够发挥优势的领域赚钱,就能在市场上出价获得自己想要的商品。他们不用去和有权有势的人比拼别的东西,如果还要比拼门路、关系的话,他们不会是权势人物的对手。

价格规则除了分配物资外,还具有传递信号、激励生产的重要作用,我们今天先不展开。今天在这里我们可以重申的是,当人们采用“价高者得”这种公开透明的分配准则时,田小琴式的官夫人寻租腐败机会就会少一些,普通人在竞争稀缺物品时,所能得到的公平公正就会多一些。